Nov. 2014

凭借自己的感觉和双手来创造。 凭借自己的感觉和双手来创造。 凭借自己的感觉和双手来创造。

三泽 遥/三泽设计研究室 室长/美术指导

彻底挖掘自我感受,定会引起大家的共鸣。

三泽 遥

三泽设计研究室 室长/美术指导

1982年出生于群马县。2005年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工艺工业设计专业。在离开nendo设计室后,自09年起就职于日本设计中心原设计研究所。14年7月起创立三泽设计研究室并继续从事设计工作。从平面艺术到产品、空间规划等,在多领域展开设计工作。主要工作有KITTE丸之内的VI和入口标志,2014年竹尾纸展“SUBTLE”参展作品“纸花/纸飞行体”,上野动物园“盛夏之夜动物园”的通告等。

read more close

大家好,我是三泽遥。我的祖父是伊势崎铭仙绸的染色工匠,父亲是工艺美术老师,我从小就在一个与“创造者”近距离接触的环境中长大。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意识性地把设计当作一种职业。契机是过生日的时候父母送了我一个钢丝锯,由此我开始对木工作业感兴趣并开始考虑着准备报考美大。我大学时专修室内设计,不过我那时对于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设计师还没有具体的想法。记得那时候虽然很苦恼,但有很强的冲动,“想把现在眼睛看到的东西制作成形”,所以每天着迷般地在桌前不断地画画。毕业后依然很迷茫,先后在室内设计公司、设计事务所、设计室等地方就职。无论在哪儿都暴露出了经验和实力不足的缺点,每天身心都备受煎熬,但是在经历着产品、建筑、装置艺术等各种工作的过程中,我逐渐认清了自己作为设计师的定位。

2009年我进入了日本设计中心原设计研究所工作。当时我觉得如果在实际工作涉及到平面、立体、空间、展示策划等广泛领域的原设计研究所,自己在彷徨中获得的经验说不定反而可以成为我的长处。而且,这里以认真探索本质且具有普遍性的设计为目标的工作态度也深深地吸引了我。原研哉先生的设计给人一种简洁、干净、真实的感觉。但是好好凝眸一看,那里有很多指纹和指甲印。这是在确定最终形状之前,无数次的反复进行切实验证而留下的执念痕迹。通过在原先生身边一起挥洒汗水、工作,我在身体和感官上都体会到:原来只有通过了混沌和复杂,才能产生简练。这样的态度也原原本本地变成了我现在的态度。

我在2014年竹尾纸展“SUBTLE”中展出了“纸花”和“纸飞行体”。我就职于原设计研究所,但获准以个人名义参加,能够得以从经验和直觉上看清自己一直以来注重的“手工作业”这个过程的重要性。通过这次体验,我应该前进的方向开始变得更加明确。那就是“跟着自己的感度和感觉走”。例如“纸花”的创意源于我的个人体验:铅笔屑的造型美得令人瞠目结舌。以社会思想和哲学为背景进行设计固然重要,但是用身为一个人的“我”的感受性来拓展意象,这也是唤起更多人心中的共鸣的方法之一。事实上,看过“纸花”的人中,有好几个人说“我也曾觉得铅笔屑像花”。在另一个作品“纸飞行体”中,我也亲自制作了包装,就是照片最后那个纸箱。设计不是单一存在的,而是与环境共存的。因此我觉得放眼留心周边、自己动手的态度最终会影响设计质量。

今年7月我离开了原设计研究所,成立了三泽设计研究室。我也曾有一段时间对不能确定自己的专攻领域感到过迷茫,但我现在切实地感受到这反而成了我的优点。只要不偏离“用自己的感觉和双手来创造”这个观点,就能轻松跨越所有领域,立场灵活地开拓工作。比如今年8月我制作了上野动物园的海报和道具,我梦想着将来还能设计动物的笼子。在思考设计时会注重创意、稳定的质量和平衡,但对表现的方向性和专业性也许会不怎么感兴趣。有什么创意时,“这不是自己的专攻领域,所以不做”这种态度实在太可惜,也会觉得郁闷。就像通过从窗外引入新风来净化不流通的空气一样,我想提供出正因为不是专攻才能想出的新主意。“以没有专攻为专攻”这样的设计师很稀少,不过我想成为其中一员,我乐于去开拓世人心中的设计师这个职业的领域。

日本设计中心也在脸书上发布信息。

LIKE TO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