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札幌冬奥会象征性标志

3个正方形单元组合变化的标志设计

象征性标志 1971
CL 札幌冬奥会组委会 AD・D 永井 一正

1966年10月,决定在札幌举办亚洲首次冬奥会。奥运会组委会开始制定官方标志,进行了指名设计竞标。指定参加的人员分别为原弘、龟仓雄策、栗谷川健一、田中一光、永井一正、细谷严、和田诚、仲條正义等8位。给出的制作要求是,要将奥运五环以及“SAPPORO1972”字样设计进来,并且要象征日本和冬季或者北海道。由胜见胜担任主席,河野鹰思、清家清、早川良雄、向秀男等组委会指定的包括副会长和秘书长在内的4位人士组成了审查委员会。经过审议,我提交的3幅作品中的1幅被采用。画面由3个正方形叠加组成,每个正方形中分别绘制了圆日、雪花、五环标志和“SAPPORO ’72”。

我最初就决定了使用圆日作为日本的象征。龟仓雄策设计的东京奥运会的标志已经传播到全世界,运动会的成功使这个标记树立了良好的形象,那么由夏至冬继续传承这种形象,可以使标志更容易为世界所理解。然而,圆日的“红”与冬季的感觉截然相反。设计时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成为关键。将圆日和雪以同等的比例分开设置最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东京奥运会以金色为主色调,于是我决定使用银色作为主色。

象征冬季或北海道的雪花采用的并非实际生活中见到的棱角分明的造型,而是从日本的古纹章中选取了“初雪”的造型,将曲线进行了造型上的修整,使其更为鲜明流畅。这个造型既是“雪”,又是日本文化遗产象形文字中的“初雪”,和圆日的造型相得益彰,象征了强有力的日本美。

而设计最大的亮点,就是形成了一个可塑性强的标志。鉴于起初要求放入的象征元素很多,我将这些要素整理入3个正方形中,将每个正方形作为一个单元来使用,于是既能纵向发展,也能横向变换;既能组成正方形,又能变为立方体。横幅中横向使用,标旗中纵向变幻,徽章中则组成正方形。我还设计了标志塔。由于每个单元都传达了强烈的意象,因此即使更改组合方式,传达的意象却不会受到影响。这使设计具备了现代性,在兼具流动性的同时,构建了一个统一的意象。

支撑日本高度经济发展的,是64年的东京奥运会、70年的大阪世博会、72年的札幌冬奥会以及75年的冲绳海洋博览会等全民参与的大型盛事。举办日本首次也是亚洲首次的夏季和冬季的奥运会对日本来说意义深远。日本举国上下欢呼鼓舞、热情高涨。到1972年,电视得以普及,在跳台滑雪项目获奖的“日本飞行队”,让人们仿佛看到了腾飞中的日本。

这些大型活动不知给民众带来了多大的鼓舞。选手不负众望的表现不知激起了多么强烈的民族热情。企业的活跃离不开优质产品的支撑,离开产品的质量,任何商标也只是空谈。有了强劲的基础和支撑,设计原则才真正具有意义。以札幌冬奥会为例,活动的内容和标志间的关系相较其后的任何时代都更浓密。正因为有了当时的热情,这个标志的意义才得以延续到现在。

永井一正(KAZUMASA NAGAI)
1929年生于大阪。1951年从东京艺术大学雕刻专业中途退学。1960年创立并参加日本设计中心。现任该中心高级顾问。除许多企业标志和标志作品外,1980年代后半期开始以动物为主题的“LIFE”系列的设计。主要获奖经历有日宣美会员奖、朝日广告奖、东京国际版画双年展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奖、ADC最高奖·ADC会员最高奖、东京ADC“HALL OF FAME”(加盟)、日本宣传奖山名奖、龟仓雄策奖、胜见胜奖、每日设计奖、每日艺术奖、通产大臣设计功劳奖、艺术选奖文部大臣奖、紫绶褒章、勋四等旭日小绶章、华沙国际海报双年展金奖·银奖·特别奖、布尔诺国际平面设计双年展最高奖·金奖、墨西哥国际海报双年展第一名奖、莫斯科国际海报三年展最高奖、札格拉布国际海报展最高奖、赫尔辛基国际海报双年展最高奖、乌克兰国际平面艺术海报三年展最高奖、亚非海报展(香港)最高奖等等。

标志塔 1971
CL 札幌冬奥会组委会
AD・D 永井 一正